乞丐开宝马上班 职业乞丐喝酒逛名店

  乞丐开宝马上班 网友:大学毕业还不如乞丐挣的多

  在商场、地铁、火车站等人流较多的地方,总少不了乞丐的身影,有些人心软施舍一二,还为他表示同情。然而,如果说这些乞丐以乞讨为职业,日入颇丰,甚至有些人开宝马“上班”,“年薪”30万,你是不是有骂娘的冲动!

  

  乞丐开宝马上班

  有个乞丐”年薪”高达30万

  

  香洲区是珠海的主城区,人流量大,景点集中,是流浪乞讨人员的”主战场”,也是珠海救助管理的主战场。香洲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经 排查,整个香洲区的流浪乞讨人员大概有50人左右,他们绝大部分都是职业乞讨人员,很多是”熟面孔”,有的行乞已有数十年之久。

  这些职业乞丐,主要集中在人流密集的车站、商业区、旅游景点,如香洲总站、香洲百货、珠海渔女,普陀寺等。上述负责人表示,这些职业乞丐还有自 己的”朋友圈”,上个月珠海普陀寺举办开放十五周年暨明生法师升座庆典时,结伴而来的乞丐多达二三十名,从信徒处讨了个”盆满钵满”。

  数年前的拱北口岸,是职业乞丐最”喜欢”的乞讨场所,民政部门曾了解到,有个乞丐”年薪”甚至高达三十万元。后经过整顿,已无职业乞丐盘踞。在 香洲总站,这些职业乞丐有时一天能赚一两千元;而在茂业百货、珠海免税商场等地,他们”日薪”平均有两三百元;在珠海渔女等著名景点,也是”日进斗金”, 有多名市民都目睹过开宝马前来乞讨的,旁人指责,这些职业乞丐都无动于衷,看到熟悉的民政局工作人员来了,甚至还会主动打招呼,寒暄几句。

  有乞丐在珠海买房定居

   20140915022739373.jpg

  ”在珠海街头看见的图文并茂的重病需救助、借钱买车票回家等乞讨行为,大多都是假的。”香洲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上述负责人指出,比如在南坑,有三个青年男子跪成一排,竖牌子表示要给得肝硬化腹水的老师筹集治疗费用;九洲城常年有一个穿着校服的”学生”, 唱歌为”病重母亲筹集手术费用”;香洲车站有”腿残”老人披雨布乞讨,还有假孕妇、假寻亲无着、假遗像等招数,经查身份、事迹全部都是假的。一天结束后, 这些乞丐会毫不避讳地清理”战果”,将百元、五十元、二十元等都分类整理好,扬长而去。第二天再周而复始。

  许多乞丐,有的租住在中山与珠海交接的地带,有的直接买房定居下来了,许多老年乞丐因为年龄达到免费乘公交的标准,经常乘车”流动作战”。

  负责人指出,献爱心时要注意甄别,免得助长职业乞讨气焰。如果在街头碰到乞讨人员,不妨上前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前往救助站接受救助,拒绝救助者多半是职业乞讨人员;在街头,那些拒绝食物、衣物和其他物品帮助,只要现金的人,也大多是职业乞讨人员。

  乞丐管理法规有真空

   u=619806543,3360907425&fm=21&gp=0.jpg

  这些职业乞丐为何有恃无恐呢?主要是因为职业乞讨人员通过乞讨可以有丰厚的回报,获得较大的利益,但相关政策原则性规定偏软,以及针对职业乞讨未出台明确的规定,使得落地实施出现政策的真空。

  上述负责人指出,根据2004年1月20日印发的《广东省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规定》(粤府〔2004〕10号)第三条明确规 定:”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救助,是一项解决其基本生活困难的临时性社会救助措施,遵循自愿、无偿、公开救助的原则”。新办法贯彻的是自愿原则,只要职业乞丐 没有违反法律,有关部门就不能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这使得破坏市容、强讨强要的职业乞丐处于管理的真空地带。

  ”我们民政部门只能加派人手,上街劝导,采用人海战术,采取工作人员上街围劝的方式。我们同公安局、城管部门巡警都有联系,互通情况,联动工作。”上述负责人表示。

  但也有真正需要救助的流浪乞讨人员,据悉,在去年的救助行动中, 珠海共救助各类受助人员2191人次。并根据根据求助人员不同需求,给予了食宿、医疗、返回及接送等方面的救助服务。香洲区民政局提醒,市民如遇到流浪乞 讨人员,可询问其是否接受救助,如需要,可拨打珠海市救助站电话:2515611,地址:珠海市香洲区迎宾北路2042号。

  图揭职业乞丐的一天

  郑 州的闹市区,繁华路段,商业街,甚至人来人往的街边,我们总能处处目见行乞者的身影。他们之中,不乏真正因为生活所迫而走上街头者,亦有为数不少的职业乞 讨者混杂其中。不同于前者,职业乞丐擅长以各种方式伪造困难情况,多以组织或团伙形式出现,他们乞讨的真实目的更多的是金钱。人生在世,承担、对抗苦难的 方式多种多样,我们无法要求每个有能力或无能力的人都依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生存,更多的是希望一份善意不要被欺骗被辜负。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2014年7月30日,郑州,花园路纬五路口西北侧,早高峰时期,一名较为年长的老人躺在地上铺好的布单上,面前散落着一些药盒。在他旁边,一中年女子不停地磕头祷告,口中念念有词。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半 个小时过后,一位中年男子来到摊位前,将桶中钱币悉数倒出,整理过后装进口袋。旁边的女子面带微笑跟他聊着天,躺在地上的老人也时不时插上几句。据了解这 名男子姓张,51岁。上有得了脑出血、脑梗塞的年迈父母,下有哑巴儿子、儿媳,孙子先天失聪,一家人贫困交加,生活无望。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11 点30分左右,三人起身收拾东西欲离开。躺在地上的老人起身后点燃一支烟,步伐轻盈,与张先生和边走边吃的中年女士转战下一战场。20分钟后,三人到达人 民路丹尼斯附近。时值中午,人流汹涌。他们磕头也就分外卖力,除了塑料桶,又多了一个脉动外包装箱。不时有行人驻足,放下一元、五元或十元,甚至20元。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这期间张先生兴致不错,前往丹尼斯逛街,在Cartier卡地亚看了几款精致腕表后得出了”有点贵”的结论。接着他买了五根老冰棍来慰劳在毒辣辣的太阳下辛勤付出的”表哥表妹”,在喝完了一瓶冰红茶并美滋滋地数完钱后,他也开始磕头祷告了。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随后,张先生前往附近的小吃店购买擀面皮、牛肉和啤酒,以补充体能。他一瓶冰镇啤酒倒进矿泉水瓶中,佯装是某种药喂给老人喝下。叶女士祷告了半天,甚是辛苦,一大碗擀面皮不时间就见了底。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下午两点半左右,行人减少,张先生叫来认识的乞讨者来接替他们的好位置。他们似乎关系不错,连行李和乞讨道具都默契地直接互换,省去了来回颠倒的麻烦。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三人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饭店,街头的窘迫在这里荡然无存。张先生大声吵嚷着要份大盘鸡,在得到老板没有大盘鸡的回复后,改为“来几个鸡腿,再上几瓶啤酒”,这组合实在精妙绝伦,让人忍不住感叹“啤酒炸鸡”的流行风潮真切深入到了人民群众中间。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酒足饭饱后,三人乘车来到了花园路农业路丹尼斯附近,此刻下班晚高峰将近。时不时有人投入五块、十块,据附近协管说,“经常见他们在这,有时一天都有两三张红票子扔进去。”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无 奈出师不利,半个小时后就被商场管理人员请走。见此情形,三人将阵地转移到花园路国贸360停车场入口附近的空地上,此地正是人流车流密集区,紧邻国贸商 圈,属上品绝佳地段。因半下午喝了酒,张先生和老人不多时就躺在地上呼呼睡去,连桃子都没啃完,独留叶女士一人磕头祷告。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吆喝了一个多小时,叶女士甚为疲惫,她将地上的老人叫起,换班稍作休息。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张先生再次将桶里的钱清理干净,地上躺着的老人也准备起身。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张先生拿着几沓零钱向饭店服务员兑换,因数目过多,他们跑了几家饭店才算全部兑换为整钱。

本文标题:乞丐开宝马上班 职业乞丐喝酒逛名店文章由作者天天汇率网投稿,,如果觉得有帮助欢迎收藏转发!
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